スポンサーリンク

上記の広告は、30日以上更新が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
新たに記事を投稿することで、広告を消すことができます。  

Posted by んだ!ブログ運営事務局 at

2015年11月19日

一生我都可以這般自在從容

與世無爭的在那江南鄉村圓我夢中的桃源,渡我心中的田園。卻不曾想到,此後數十年,我做了那無根的浮萍,數年飄萍轉蓬,一直在行走,一直在尋找,尋到了心中為之嚮往的風華,卻尋找不到當年的風景。那古樸的村,那清翠的樹,那潔淨的路,那安寧的萍,終是成了回不去的桃源。

“此身天地一浮萍”,我離開了當年以為會度過一生的地方,依舊在江南,依舊在水鄉,卻早已沒有了潮濕的青石板,沒有了古樸的街巷和撐著油紙傘的靚女,沒有了賣花的老嫗和買花的旗袍女子,亦是沒有了當年那份潔淨雅致,不染塵埃的心境。這些年,總在行走,茫茫天地間餘舟一介的無邊無際無著落,人只能各自孤獨面對,素顏修行。那些浮萍漂流的日子,是我在尋找生命的某些永恒,塵世間,有得到,就會有失去,我選擇了遠方,Derma 21好唔好就只能如飄萍般隨水流逝,聚散隨緣,不會為誰停留。漂泊的日子,不是苦,是我,在找尋自己靈魂的皈依。去遠方,遇見未知的自己,真實的自己。

“人生世,多聚散,似浮萍。”她叫梅,與我一樣,一生都愛著那揀盡寒枝,淩霜傲雪的梅花,她是我幼時最好的玩伴,我們曾有過許多美好的幻想。她曾說要在長滿茶樹的那座山上建一座房子,等待一樹一樹的山茶花開遍漫山遍野,她還說她要親手種茶,採茶,制茶,泡茶,將一生的時光都沉潜在那一盞茶中。當然我們最愛的是梅花,天地間遺世獨立的梅花,她說我們要親手種下百樹梅花,開闢一間梅園,我們兩個人的梅園,閑來撫琴弄笛,在梅花樹下,飲茗對奏,共賞花開。梅雖為鄉村姑娘,卻愛讀詩詞,幼時我們常在樹下煮茶閒話,讀那些魏晋風流,樂府哀愁,還有那美如旅遊業務青花的唐詩宋詞,總是被那些文字驚心,為那些故事惆悵,也總以為我們只要守著這嫻靜安寧的山村,便可以真的蓋一座竹屋,門前栽花,屋後種樹,過著詩詞中的雅致淡泊,疏離塵世的安靜生活。  


Posted by huijiserg at 13:32Comments(0)

2015年11月13日

工作兢兢業業

任勞任怨而性格正直剛毅的人,因為他常年在鄉鎮工作較忙,難得回一次家。記得有一次,父親回家後,我拉著他的手問:“芭樂要多久才能開花結果?為什麼叫芭樂”?父親解釋說:“芭樂一般要長到三四年才能開花結果的,它的原產地好象是在南美洲,是從南美洲那邊引種過來的,不是我們中國,我們海晚霜南原有的水果品種,並且它的形狀有點象石榴,所以叫芭樂,它既可以食用,又可以當藥材的”。聽了父親的解釋後,我似乎明白了許多,心想反正三四年也不久的,到時就有清脆香甜的果子吃了。

就在那棵芭樂長到半米高的時候,因我家翻修房子,那些工人在修房過程中,由於不小心劃傷了那棵芭樂。當我放學回家發現後,感到很心疼,便責怪了他們:“你們咋Neo skin lab 傳銷這麼不小心把我的芭樂樹弄壞了”,同時一邊雙手扶著那棵芭樂,一邊心想那棵芭樂樹會不會就此死掉啊,那多可惜啊。後來在整個修房過程中,我都非常小心周到的照料著它。

歲月荏苒,三年的時光很快就過去了。出乎意料之外,那棵芭樂樹並沒有受那次劃傷影響,相反,卻茁壯成長,一下子長到了三米多高,樹杆也都有小腿般粗了,枝繁葉茂,從遠處看去就象一把大的遮陽傘。看著它,我深感植物的生命力也和人類一樣頑強堅韌。過了不久,那棵芭樂樹開始開花結果了。雖然初次結的果不多,但果子卻和別人家的不一樣,它的果子只有雞蛋般大,橢圓形,表皮光滑,青綠色中又略帶點淡黃色,在陽光的輝映下,那些飽含露水的果子願景村顯得那麼晶瑩可愛。我們全家人第一次品賞自家種的芭樂,都感覺青脆香甜,口感極佳,回味無窮,一家人心裡都樂呵呵的,記得當時父母都說這都是我的功勞。後來,芭樂果子幾乎就成了我和妹妹的零食。每當有親戚朋友來我家時,家人也都會摘一些芭樂給他們賞賞,他們賞後都說很好吃的。而每次在上學前,我都會摘幾個果子放在書包裏帶去學校吃。回家後  


Posted by huijiserg at 12:18Comments(0)
QRコード
QRCODE
庄内・村山・新庄・置賜の情報はコチラ!

山形情報ガイド・んだ!ブログ

アクセスカウンタ
読者登録
メールアドレスを入力して登録する事で、このブログの新着エントリーをメールでお届けいたします。解除は→こちら
現在の読者数 0人
プロフィール
huijiserg